Möbius

♩:

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系列....

Toronto(预告版)

亚莲831:

背景:美国第二次独立战争
人物:阿尔弗雷德,亚瑟,马修,约克(多伦多)拟人
备注:再一次历史梗嗯……要说为什么常常写历史梗……嗯OJZ……其实我也想写原创梗啊OJZ





——————————正文——————————



【断裂的时间重启指针,融归洪流。日后种种,皆始于此次初逢】


恍惚跨时空对视的不自然让素来温柔纤弱的少年紧皱眉头,忧心忡忡。
“真是……孽缘……”


【比起我,你更像那个人】


黑色手套包裹的修长手指,为笔挺西装衬出的高雅气质,阳光下金光熠熠的清爽发丝……沉醉于海洋霸主荣光之中的男人眼神晦暗,英俊的脸上浮现苍白的病态笑意。
“美国是失败的‘约克’,而你……可别让我失望了。”


【THE MEN SHOULD BROTHERS BE,AND FORM ONE FAMILY ,THE WIDE WORLD OVER】


“你以为他爱你?”深蓝的戎装,是冷月云畔的颜色。
他覆手把年轻的城镇掠夺倾灭,任无数悲吟刺透嘶吐火舌的滚滚浓烟向上帝索要判决。
眼底残光映血。
“愚蠢透顶。”


【还真是堕落成了一个不得了的野蛮人】


盛夏夜风携来深海的冰冷水雾,弥漫酝散。
他伫立在战火浮掠的圣劳伦斯海岸边沿,虔诚回顾彼岸孩童清亮的崇拜唱诗,向远方某位神明无尽祷告忏悔。
神色静穆无澜。
海浪簇拥泡沫在撞击中破裂,平静浩渺的海洋某处,抑或正激荡着死亡的残暴。
无声——从不代表安宁。


【蛰眠幽远深处的怪物,睁开了眼】


“续演当初未尽的腥雨。做好准备了么?”
他取出怀表确定了时间,接着将表阖好并放在地图上,用指尖推出一段距离。
圆润泛光的精致表身覆盖着名字——华盛顿。


【如果这是你想得到的】


“稍许品尝下如何?”为怒意煮沸的血液滚烫在喉,灼烧他的眼;踏过一地粉碎狼藉,他声音喑哑黯淡,吐字却发狠的清晰,“感激你那可笑自大的,我的回礼——”


【就得付出代价】


华盛顿陷落火海,总统府邸也夷为灰烬,嘶鸣哭喊混杂不清。楼宇倾塌的轰响真切得就像他们在耳膜上咆哮!
捂住似要碎裂的胸腔死咬牙床让自己不至于昏厥过去。心脏被火刑拷问的感受比但丁形容的还要更叫人发狂。
夏末的炽烈空气席卷噬干,嚣张地添柴助兴,整个快把烈火焚烧至肺部。


分崩离析的痛楚甘甜地泛着腥味儿,连接着你我浴血狰狞的灵魂——
简直绝妙至极。


【虚情假意对替代品说着“爱”,滑稽可笑的嘴脸】


承认如何?
你痛恨着这个依然被你最为亲爱的我的事实。
看清楚如何?
不会有人能取代我。绝不会。


【可还要坚持?】


赤手将烧的通红的烙铁熨烫在你裸露的皮肤,刺鼻熏臭。
既已无法辨认这份蚀人心志的炙热,到底把谁的血肉销得更深
既然两者皆不会因此毁灭


【我究竟……还在从你那寻求什么?】




如果能单纯厌恶你该多好




我也想要自由,想从对你的执着中得以解脱




与你不同,兄弟。我不会背叛他




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


沉沉云翳后的满月洒着焱焱光华登顶天穹,寻着逆风坠入他苍翠的眼。
流光夺目。
彼时刻薄轻蔑的神情为月色晕染模糊。
厌世疲惫的面容恍惚正直且情长,妥协的凝目宣誓坚定。




“阿尔弗雷德。你我就此,再不相干。”








战后之雨涤荡你的扭曲,他的自负
相望的视线终从时空错位中拉回




若有一日旧尘弥尽
撕裂的天空再度拥会
可将应允?
回首那日——



【会聚之地】(注)







——END——

注:Toronto,1793年8月27日建立时英国把多伦多市名为“约克”(York),为上加拿大首都。1812年战争期间,美国占领了约克,并进行大肆抢掠,这使得英国非常恼怒。英军大举反攻,一路打到华盛顿,并放火烧了今天的“白宫”。白宫为了掩盖火烧后的痕迹,随后涂成了白色,即得名白宫。战后,约克开始扩张,新上任的市长把约克改名多伦多,在当地印地安语里的意思是“会聚的地方”

【玛丽苏大队】关于我先生。

筠若_韩队正面上我:


我先生韩文清,没错就是那个韩文清。今天我突发奇想:他到底怎么看上我的?

毕竟从各种意义上来讲我都不具备真正会被瞩目的特质,所以有些不安。

今天他不会回来,在外面比赛。我想这样也好反正我也不太敢一边问这种事一边看他的脸,

然后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老韩啊,今天辛苦了。”
“没事。倒是你,早点休息。”
“嗯…老韩啊…”
“…怎么?”
好像有点不耐烦,我都能想象到他那边有点皱眉的表情。【钱包都要掉了【划掉
“我想问你个问题…”
“说。”
“你…你当初怎么会想到娶我的?”
“……”
“……”
听着另一端的沉默声我觉得稍稍有点心塞于是开口:
“没事啦你早点休息哦比赛要尽力加油加油加油!”

心塞啊…韩文清虽然一直这个德行…但是他没有发现今天我情绪异常的低落吗!好吧其实也不是很低落…不过这种事…还是很想让他亲口告诉我一些苏苏的理由啊!【捂脸

心塞啊……老韩你这个时候应该学学喻大苏说几句溺死人的话才对!不过画风肯定就不对了吧…

烦死了!

揉揉头发我就睡觉去了。

然后第二天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抱着。

划掉】我大喝一声妖精哪里跑挥棍砸了上去【划掉

我看看近在咫尺的英挺俊脸有些别扭的故意想挣脱开,但是转眼看到他眼睛底下的淡淡青色还是没狠得下心。伸出手指戳戳他的颧骨,看着他的样子心突然就软了一下,然后整个人主动往怀里缩进去吃豆腐。

又睡了一会儿,起来看到老韩还在睡,我就轻手轻脚的下床给他煎鸡蛋烤土司又煎了几片火腿,反正做起来不费时间嘛。弄着弄着就有人从后面抱上来了,双手刚好交叉在小肚腩前面,我很是不好意思—不知道放在瘦一点的地方啊—向后蹭了蹭他,仰头说:“弄早饭呢过去等着。”

他没松手,又抱紧了点,头埋在我肩窝里深呼吸了一下。
“因为你肉很多。”


……
………
…………
……………
………………
…………………
“卧槽你说什么!”我转过去怒吼

他一本正经的对着我◡ ヽ(`Д´)ノ ┻━┻ 的脸,抱着我靠在橱柜上,双手圈着我肉感十足【。】的腰,神色柔和:
“因为你身上肉多,抱着舒服。”

我还是怒视着他。

“离不开。”

诶?

“没有了你,我可能会睡不着。”

唔…

“可能我不是一个好丈夫,经常不在家、整天绷着脸、不会温柔地说一些情话。”

嗯…

“但是没办法,你喜欢我不是吗?”

喂!

“同样的,你问我为什么娶你。”

嗯?

“因为我想娶你。”

啊…

“因为我想每次累的时候都有你可以抱着。”

不行了…

“因为想你出去的时候别人会说:噢这是韩文清的老婆。”

我好喜欢你啊。

这么想着我伸手抱紧了韩文清的腰—趁机摸了两把—抬头亲了亲他的嘴角,笑得很开心:

“我爱你哦老韩!”

他愣了愣,也忍不住微微笑了:

“啊,我也爱你啊。”

===================================

yeah

苏完了!

苏苏苏系列之傻白甜老韩!

还欠着张太太的新杰苏…

敬请期待【滚

嫌弃你就别看【正色【都看完了才说

【米英】念着你的好

(☆_☆)

----秋濑或:

念着你的好




CP:米英ONLY




我念着你的好,从十七世纪就开始了。


当你踏上这片一无所有的土地,拨开杂乱的野草,找到那个幼小的我时,你粗粗的眉毛和比草地还要碧绿的眼睛,便深深凝刻在那一年的夏天。


那一年的夏天,是绿色的啊。


我念着你的好,你牵着我小小的手,宽大的手温暖的包裹着我的手掌,你细长的手臂支撑着我,紧紧的抱着我,你没有坚实的肌肉,但我认为那是我曾感受到的最温暖的怀抱。你翡翠石的眼睛那满怀的温暖,你对我永远的笑脸,永远舒展着的粗眉毛。那种让我温暖的味道。那时候的我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感情。


那是亲情,是被创伤后再次得到的温暖。


当我玩累了,躺在草地上就直接睡着了。但当我醒来,总盖有一件有你味道的外套。厨艺不精的你,为了让我好好吃饭,总是扎在厨房里。


我念着你的好,我总是把那一块不怎么好吃的黑色碳合物吞下去。看着你的笑颜,我再一次的闻到了那股味道。


我念着你的好,我好好的穿着你送给我的西装,我好好保存着你亲手制作的木头士兵。


我念着你的好,我认为我只要乖顺着听你的话,你就会幸福。


当我看到独自一人的你,紧紧的捂着伤口,躲在黑暗的角落里上药;当我看见你激烈的与法|国争论,气到直接把铅笔折断;当我看见开完会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这个家,直接倒在沙发上睡着,年幼的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要长大,我要变得足够强大,走在你的前面,为你遮下一片天空,为了让你幸福的陪伴在我的身边。


但是还是太单纯了啊,阿尔弗雷德。


当我尝试着从他身后悄悄的探出头,却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不是永远弥漫着花香和红茶香味的美洲大陆,那么黑暗的,充满战争硝烟的世界,我感受着那种寒意,颤抖着的手捂住双眼,想:英|国一直都是这么坚持下来的吗?


在这么残酷的世界中的他,就由我来守护。


我念着你的好,所以我要保护你。


我渐渐长大,看着你对我表情,依旧是那样兄长对弟弟的溺爱的温柔。


我不满,我已经长得比你还要高了。


为什么,不能以正视一个国家来看我?!


你依旧不让我放手去管理国家,你还当我是个小孩子吗?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独立?


那一天,你第一次没有对我舒缓着你的眉毛。


“我只是为了保护你啊英国,我为什么要背叛你?”


“不,不。”


素白的白瓷杯在甲板上摔得粉碎,浅褐色的红茶从杯中溅出,落入了蓝色的海。


那一天,是1773年12月16日。


1775独立战争。


那是寒冷的冬天,我们没有足够的物资。


我带着年轻的小伙们就躺在草地上,望着漆黑的天空,这里是连星星都不愿驻留的地方。从北冰洋吹来的冬季风让我们浑身打寒颤。


冬天的草无比干枯,没有青涩的香味。


我突然想起了你的好,想起了那一年你披在我身上的外套,我的身体似乎变得暖和了一些,我就这样怀抱着温暖回忆,缓缓闭上了眼。


第二天,当我醒来时,他们都被冻死了。


---------


1783年,独立战争结束。


这份自由,是我和人民用血和泪换来的。当我满心欢喜的时候,你却又一次被卷进了战争中。


我去帮助你,你却每一次都毫不领情的回绝了我,冰冷的目光,紧皱的眉毛,让我几乎想要放弃一次又一次的吃闭门羹。


但我念着你的好,我不会放弃。每一次装作轻松的去找到你,又一次灰心的回来。


每一次在世界会议上,看着你的背影,我心中似乎有什么感情在发酵,不对,应该是在很久很久之前自己就埋下的种子。


那一次,我终于突破了你的重重防锁,冲上战场紧紧的抱住了就要摔倒的你。


 


“呀,这一次还真是好好揍了那家伙一次呢。”我一边缠着绷带,一边忍住刺痛装作轻松的说道。


我本以为这一次又是以我开头,又以我结束的沉默。


“对啊,这次真是感谢了。”他抬头看着震惊的我,露出了我一直期待看到的肯定的表情。


“英、英|国,你承认我了吗?”我想我真是太兴奋了变得结巴了。


“飞吧。”他抚摸这我浅金色的头发,起身在我耳边叹道。


 


我念着你的好,我在战场上总是会祝你一臂之力。


我念着你的好,我总是在会议上把我边上那个位置留给你。


我念着你的好,总是在圣诞节那一天偷偷飞到伦敦给你一个惊喜。


我念着你的好,我总是把仓库打扫的干干净净。


我念着你的好,我总是当着“世界的hero”为你拦下种种麻烦。


我念着你的好,你是否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笨蛋。”


END

Collins家的二三事 [Misha/Cas]

The 30000 Days:

1.




他在家裡走來走去。


從冰箱拿出最後一杯薄荷巧克力冰淇淋。


一邊吃,一邊繼續在旁邊走來走去。


「…………………怎麼了。」


當Misha靠近到擋住窗外的光,Castiel只好(無奈地)給予對方一點點他想要的注意。


「我的弟弟在溫習一堆垃圾,真可愛。薄荷巧克力?」Misha滿臉真誠笑容地遞上冰淇淋。


「……不用了謝謝。」


「說你很愛我。」


Castiel已經很習慣他兄長的突發性無理要求他人服從命令強迫症,以及間歇性嚴重跑題語無倫次。


在這種時候任何反抗、質疑或批評都是不智的,那只會激起他繼續挑戰的興趣。


「你是我哥,我當然很愛你。」Castiel很好地保持著標準撲克臉,視線堅定地停留在眼前正在書寫的筆記上。


Misha凝視著Castiel,笑容變得更加燦爛,幾乎閃耀著邪惡的光芒。


然後湊近,吻(或者應該說是咬)一下Castiel通紅的耳朵,才終於走出房間讓他安靜地看書。


「That’s sweet. 你最好洗一下不然會長螞蟻喔。」臨走時Misha說。


Castiel皺著眉摸了摸沾上冰淇淋的左耳。


「長你這隻螞蟻!」






 +=+=+=+=+=+=+






2.


「後園有隻小馬。」


「什麼?」


八歲的小Misha覺得這要不是一個質素太低的玩笑,就是他弟弟笨到相信自己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我說,我們家後園有隻小馬。」


Misha若有所思地沈默了幾秒,決定不說出「Casty,那是你腦內的imaginaryfriend.」的殘酷事實。


「在哪裡?」


當他體貼地配合弟弟的幻想遊戲,並思考著待會要怎樣問Castiel在學校被誰欺負或者是不是交不到朋友,Misha覺得自己真是一個負責任的好哥哥。


事實上他覺得自己簡直是優秀的人類。


直至小Castiel牽著他的手走到後園,指著那匹淺金色鬃毛的小馬。


「吶,那裡!」


「……………………Wow.」


這位突如其來出現的動物朋友,為Misha和Castiel帶來無限煩惱。


「小馬吃什麼?」Castiel歪著頭問哥哥。


「飼草…之類吧,Bobby叔的農場應該有。我們今晚溜進去……」Misha興奮地開始計劃著:「然後也能順便弄來些胡蘿蔔什麼的。」


「偷東西是不對的!」Castiel的道德水平明顯比大他三歲的哥哥要高。


「我們沒錢給牠買吃的!」Misha嚴肅而肯定地說。


「可是……」


的確,Collins媽媽光養他們兩個就很吃力了,這個單親家庭沒有多餘的錢養任何寵物。


「Casty,首先我們沒有錢買食物給小馬,這樣牠可能會餓死。」


Misha認真地雙手搭在Castiel的肩上……


「好吧,你想小馬很痛苦地餓肚子,還是我們去Bobby叔那裡『借』些他根本不會介意少了那麼一點點的飼草……


還是我把你賣掉賺錢買食物給它?」


Castiel吃驚地抬頭看著哥哥,圓滾滾的藍眼睛盛滿淚水。


「Misha…別把我賣掉……」


整個下午,他們用在建築工鄰居那裡找到的木材、鐵枝,以及家裡的舊窗簾舊被單等為小馬搭了個簡單的窩。


「下雨怎麼辦?」Castiel擔心地看著乖巧地走進新家的小馬。


「嗯………到時候再說吧~!」


漫長的一天結束,Misha幾乎一碰到床就睡著了。


幾乎。


那是指如果睡在下層床的弟弟肯閉嘴的話。


「可不可以告訴媽媽?」Castiel輕聲地問。


「不,她會把牠賣掉。Casty,睡吧。」


「可不可以告訴Gabe哥哥?」


「……不。」


「為什麼?」


「他會把牠偷走。」


「為什麼?」


「Casty,睡覺!」


「……好吧…………………」


「很好。」


「………可不可以告訴Bobby叔?」


「……………………………#」


「Misha?」


「……………………………………………」


「哥?」






+=+=+=+=+=+=+ 




3.


Misha曾經有感而發:


「我們長得一模一樣真是很奇妙。」


「……可能因為我們是兄弟?」


Castiel倒是覺得,兩個人的樣子如此相似、性格南轅北轍,卻能和平共處廿幾年,這一點才比較不可思議。


Misha很好地忽視了弟弟的的反問,一臉認真地繼續自說自話。


「Casty,有時候我看著你,我不禁會想──」


「?」Castiel將腦袋微微歪向一邊,等待對方說下去。


笑意自Misha的嘴角蔓延。


「……我實在長得滿好看。」






+=+=+=+=+=+=+




 


4.


三歲生日那一年,他很想很想有一個弟弟。


於是他得到了一個弟弟。


八歲的生日,他許願想要一隻小馬。


於是出現了一隻小馬。


十七歲時,他想換一個比較漂亮的家。


於是原本的家起火了。


二十六歲,他想征服全人類然後佔領整個地球。


雲端,偷偷地暗戀著某個人類的命運之神感到很頭痛。


後來。


有了Twitter。






+=+=+=+=+=+=+




5.


早晨。


鬧鐘響起。


小Misha和小小Castiel醒來,他們都想繼續賴床一下下。


再睡一下不會遲到的。


放在書桌上的鬧鐘繼續吵個不停,Castiel知道他必須乖乖起床,走到房間另一邊按停它。


因為他肯定Misha寧願躲進枕頭下被窩裡,也絕不願放棄那幾分鐘的賴床時間。


『Misha總是這樣……』Castiel在心裡發出了小小的抱怨。


等一下。


「總是」、「絕對」、「肯定」這類詞語並不適用於Collins家。


這裡沒有不可能的事,只有你想像不到的事。


               ──這一點,Castiel後來才察覺到。


所以那天,當Misha一反常態地爬下床去拍停鬧鐘,站在狹小睡房中央伸了個懶腰,然後拉開窗簾再有點興奮地飛撲抱住仍然睡眼惺忪地坐在床上的弟弟親一下臉頰說了聲「生日快樂!」的時候……………


…………Castiel先是以為自己還在做夢(因為這樣的情節完全不合理),接著他感到驚訝(甚至覺得這個Misha絕對是假的)。


然後,有那麼一秒,他真的相信了那天是自己的生日。


Castiel在幾秒間緩慢地清醒過來,看看牆上的月曆,又看看Misha。


「謝謝,可是……」Castiel莫名地有點不好意思。「……可是今天不是我生日。」


「你在說什麼?這怎可能!」Misha反駁。一副「Casty你怎可能比我更清楚你自己什麼時候生日」的樣子。


「Misha…我生日在七月──」


「NO!你的生日是星期四!」


嗯,很好,今天是星期四沒錯。


Castiel腦內湧出許多問題,例如,原來自己的生日是星期四?


還有,生日不是一年才有一次的嗎?


還有,要是所有星期四都是他的生日,那為什麼上星期和上上星期和上上上星期都沒有人給他慶祝?


還有,Misha的生日又是星期幾?……之類。


結果,他問的卻是:「你怎知道?」


Misha說有天上課的時候他無聊,於是在想為什麼弟弟會有這種奇怪名字,後來問了媽媽,她說Castiel是掌管星期四的天使,弟弟出生是星期四,而他就像天使一樣又漂亮又美好。


「哈哈,星期四的小天使喔!」Misha笑著吃完盤子裡的煎蛋,似乎比「生日」的弟弟更加「快樂」。


「Misha!別說了!」Castiel紅著臉趕快消滅自己那一份早餐,希望Misha快點對取笑他的名字失去興趣。


但那不是容易的事。


「我愛星期四。」


「沒有人喜歡星期四。」Castiel差點學Gabe哥哥那樣翻個白眼表示他們應該換換話題了。


「我不是沒有人。」


「對,沒有人不是Misha Collins,所有人都是。」其實Castiel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不過Misha似乎有聽懂,而且不太同意。


「所有人都是我的話天下就太平了!」


Castiel難以想像一個「所有人都是Misha」的星球………………………


──那有可能是一支企圖征服宇宙的軍隊。


──哥斯拉可能是他們發明的。


太可怕了。


放學後Misha用自己的零錢給Castiel買了顆糖果。


「我喜歡星期四,我們應該慶祝星期四!」他說。


(同樣語氣,一般小孩的說法大概是:「我喜歡聖誕節,我最喜歡慶祝聖誕節了!」)


嗯。其實Misha星人也不算太壞。小Castiel想。






+=+=+=+=+=+=+




6.


自從換了座位,班主任很滿意地發現Balthazar每天都來上課。


雖然他還是會遲到。


Castiel皺起眉頭看著他的新同桌第三節課才悠閒地走進課室。


「Balthazar你這星期再遲到一天就會被記過的!」他輕聲責備。


「喔喔Cassie沒見一個早上你就這麼想念我。」


翌日,Balthazar準時在鐘聲響起前一秒踏入校園。


「早安,親愛的。」


在Castiel來得及對那過於甜膩的稱呼作出反應前,他迅速在對方額角落下一個吻。


眾人譁然。


Misha罕有地親自來接弟弟放學,Castiel收拾東西下課時看到站在課室外的身影,總覺得那個滿臉笑容、開盡十萬伏特似乎要電暈所有路人的Misha有點異樣。


果然在回家的半路中途他就發作了。


先不管Misha從什麼途徑知道早上發生的事情,他消息一向無比靈通,但Castiel有點驚訝他知道許多有關Balthazar的事。


「我真不懂你們現在這些中學生究竟都在想什麼──」


Misha這樣開頭。


Castiel想提醒Misha他自己也是個中學生,卻找不到插嘴的空隙。


然後他哥從「那住在高級住宅區的混蛋小子有著扭曲的偷竊嗜好」開始,直到他們踏進家門,一句「別跟他走太近」為這段說教畫上完美的句號。


「可是,Misha,我們根本沒什麼能讓人偷的。」


而且Balthazar是個很好的朋友,還會教Castiel做難懂的物理科功課,Castiel很喜歡他。


「不,我們有。」


Misha看了Castiel一眼,又轉身出門。


今天他也要去打工,如果沒有等待Castiel一起走回家,時間會更充裕。


──不,我們有。


Castiel記得上次Misha露出類似的失落表情,是很久以前,他們發現小馬消失的那天。


只是剛才的更為深刻。


Castiel不知道為什麼。


他們家裡明明已經再沒有小馬了。






+=+=+=+=+=+=+




7.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對兄妹,哥哥叫Misha,妹妹叫Castiel──


「Misha,我不是女生。」


但這裡寫著「妹妹」。


(Misha聳肩。)


「怎麼會……讓我看看,我要讀…」


不,今天明明輪到我講。


……好吧,有一對兄弟,弟弟叫Castiel。


哥哥?


等一下,這剛才不是說過了,哥哥當然叫Misha,你有沒有好好的聽啊?


「Misha…」


好了好了。


Misha和Castiel家裡很窮,爸爸某天出去工作之後就沒有再回來,而媽媽讓一個長著藍鬍子的俄羅斯男人住進了他們的家。


(Misha瞥一瞥Castiel,後者只是安靜地側躺在床上聽故事。)


那男人是個混蛋,而且──


「為什麼是藍鬍子?」


(Castiel皺起眉頭,他覺得很久很久以前還沒有把頭髮…或鬍子染色的產品。)


(Misha在弟弟的伸論開始前趕緊繼續說下去。)


──那男人是個混蛋,而且憎恨Misha和Castiel兩兄弟。


他會趁媽媽看不見的時候打他們,又在媽媽面前說很多他們的壞話。


「媽媽不會相信他的,對嗎?」


很不幸地,人一旦墜入愛河通常就會變得盲目,嗯,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喔……」


(Castiel失落地抱緊了被子。)


呃……好吧,不是字面上的意思,她仍然很好地眨著那雙漂亮而溫柔的藍眼睛。


可是,Misha和Castiel受到後父的百般欺凌,決定離家出走。


「那媽媽怎麼辦?!」


她會沒事的。


「……可是我不想丟下媽媽離家出走……」


咳,事實上……是這樣的,那個藍鬍子混蛋跟媽媽說,孩子們已經長大了,要學習獨立生活,所以我們一定能離開。


「可是!!」


Casty!! 你再這樣故事就沒辦法繼續下去了!


(Castiel只好忿忿地合上嘴巴。)


唉。


好吧,其實他們兩個都不是真的那麼想走啦……所以他們一邊往森林裡走,一邊在沿路丟下一些麵包碎餅乾碎水果核──


「亂拋垃圾是不對的!等一下,森林?我以為我們家是在──」


──作為回家路線的記號。


「可是那些東西很快就會被昆蟲撿走吧?像螞蟻──」


──是鳥,被鳥吃掉了。


「但也可能是昆蟲。總之我不懂,最初就不需要那樣做。」


我也很好奇到底什麼人、要笨到哪種地步才能想出這種點子,反正那肯定不是我……們想出來的。


無論如何,他們走著走著,感到有點餓,突然眼前出現一片漂亮的草坪,黃昏的陽光照在上面猶如一層金黃的楓蜜,而不遠處有一間用榚點和糖果型砌成的小屋。


那間鬼東西沒被動物吃掉,完完整整地立在那裡真是很神奇。


所以那些食物要不就是假的,要不加了整噸防腐劑,要不就是有毒。


無論如何,房子的主人絕對是個病態的糖果控。


「你是不是在說Gabe哥哥?」


Casty你不能這樣快就劇透的!這樣就沒驚喜啦。


那間屋據說屬於住在這森林裡的巫婆。


(Castiel打了個呵欠,Misha提議明晚繼續,但Castiel堅持要聽下去。)


不過,單純的兩兄弟(?)還是被食物引誘過去了。


他們正要掰下牆上的部份曲奇,卻聽到一聲鬼叫從後方傳來。


『嘿!!你們這兩隻小小的S.O.B.s你以為自己在幹嗎!!給我停──』


在糖果屋的主人來得及說完整句之前,Misha已經一下用力把手上那塊巨型曲奇給扯出來了。


那塊曲奇附近的「餅牆」跟著裂開。


──咔……咔喀……


他們呆呆地看著裂痕迅速蔓延至屋簷。


────咔喀咔喀咔喀咔喀咔喀咔喀喀咔喀……


糖果屋『轟!!』的一聲倒塌了。


空氣中瞬間充滿了混合著餅乾碎和糖粉的甜味。


而剛才站不穩的Castiel則跌坐在身後的大型紙杯蛋糕上,沾滿整身奶油。


『老兄,不是吧?你住在這種危樓裡多久了?』


Misha一臉同情,拍拍身上的餅乾碎,好整以暇地咬了一口手上的曲奇。


『嗚…好難吃……』於是又吐了出來。


對方沒好氣地向他們翻個白眼,舉起右手打了一下響指────


(Misha聽到Castiel平穩的呼吸聲,抬起頭,微笑。)


───然後他們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他合上書,站起來關掉泛黃的床頭燈,在弟弟的額上印下一個good-night-kiss.)


晚安。






+=+=+=+=+=+=+




8.


他甚至無法走到睡房。


因為沙發比較近,他就倒在沙發上。


沒人在家。


他已經處於半睡狀態,腦袋卻仍然不聽話地繼續運作。


好辛苦。


他下意識伸手摸一下額頭,像媽媽或Misha在他生病時所做的那樣。


好像有點發燒了,他想。


雖然那只是他的假設。事實上,他的意識過於模糊,在手覆上額頭那一刻已經忘了為什麼一開始要這樣做。


那只是個慣性動作。


縱使如此,他還是努力地回想今天是星期幾,繼而清晰地記得Misha今天下午有兼職,幾小時內都不會回來。


好熱,他伸手胡亂地把領口扯開一些,又覺得好冷。


因為鼻塞而呼吸困難,其他感官亦變得有點遲鈍。


大腦叫囂著,使喚身體前往廚房拿一杯水喝,身體卻沈甸甸地側躺在沙發上動也不能動。


會不會就這樣死掉都沒有人知道?


消極的想法一閃即逝,大概是因為他根本沒有餘力去處理一切令他想哭的情緒。


他疲累、低落而痛苦地吁出一口氣,又因為頭暈而終於閉上眼睛。


然後他開始做夢。


先是鎖匙碰撞的金屬聲。隔一會兒,來人終於走到身邊。


「Hey sweetie how are you…」


Misha放了些什麼在小茶几上,又蹲下撫上Castiel發燙的前額,用近乎自言自語的聲線說了點什麼,Castiel聽不清楚。


「來……」


Misha扶起不太清醒的Casitel,而後者開口想說些什麼。


(Misha…)


卻終於只是緊抓著對方的衣角乾嘔起來。


「沒吃午餐?」Misha問,絲毫不閃避,反而緊緊摟著他。


Castiel忘記自己有沒有搖頭,他看不到Misha的表情,無法得知對方究竟是關心還是懊惱比較多,但怎樣也好,他現在極度很需要這個擁抱。


稍微平復後,Castiel坐起來,頭枕在他的頸窩,小口小口地啜飲他遞來的水。


喝了半杯,Misha把Castiel架起來走向睡房,他像一隻乖巧的小兔子任人擺佈。


Misha把Castiel緩慢而小心地安置在床上──他沒忘記上次從誰誰的派對把醉醺醺的Castiel扛回來時,一時手滑讓他撞到床頭板、額角起包,腫了一星期。


想到這裡,Misha伸手摸摸Castiel泛起一層薄汗的髮際,彎身印上一個輕吻。


「我去給你拿塊毛巾,把水也拿進來。」


Castiel覺得整件事都不對勁,首先是Misha不會在家。


(Misha… 如果只有痛苦的部分是真實的,怎麼辦……)


他眨眨乾澀的眼睛,感到腦袋更熱了。


而Misha發現,要是Castiel繼續扯著他衣角,他根本走不出房門。


「Casty…」


他才開了個頭,Castiel已經放開了手。


大概,生病的人都特別愛撒嬌,至少Misha不否認自己也是這類人。


但弟弟在某種意義上相當倔強,因此就算身處這種撒一下嬌也沒關係的情況,仍然在無意識地克制自己的任性。


於是他坐回床邊。


「感覺怎樣?要去醫院嗎?」


Castiel依舊沒有回話,也沒有表情,維持著側躺的姿勢,左手再次抓住已經皺成一團的衣角。


他們安靜地呆了一會,直至Misha悄悄從疑似睡著了的弟弟手中溜走,回來時他看到Castiel醒了過來,並低落地縮成一團。


「好吧隨便你喜歡捏皺些什麼就什麼…」Misha坐回剛才的位置,內心感嘆著為什麼Castiel撒嬌的方式總是那麼詭異。


「……」


「嗯?」


「抱…」


當然也有不詭異的。也許。


Castiel縮在Misha懷裡,身上的薄毛毯軟綿綿的,他忍不住蹭了幾下。


Misha倒忍住了把那蓬亂髮用力揉得更亂的衝動。病好了再欺負,他想。


「Misha…上班……?」


「今早看你有點生病就請了假。現在,睡。」


「嗯……」Castiel聽話地閉上眼。


然後又睜開眼。


「媽媽她……」


「要是她今早沒發現她待會回來就會發現的。」Misha嘆一口氣,再說一次:「Casty,休息。」


「嗯……………………」


「Misha…」


「……………………」


「Misha?」


「…………………………」


Castiel微微抬頭,看見Misha閉著眼睛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於是他又蹭回胸膛前那個比較舒服的位置。


Collins女士回到家看到的就是這個情景。


她微笑,知道幾天後Misha會一邊打噴嚏一邊抱怨弟弟總是把感冒菌傳染給他。






( TBC?)






=+=+=+=+=+=+=


非常舊的舊坑(笑)

Collins家的二三事 [Misha/Cas]

太棒啦

The 30000 Days:

1.




他在家裡走來走去。


從冰箱拿出最後一杯薄荷巧克力冰淇淋。


一邊吃,一邊繼續在旁邊走來走去。


「…………………怎麼了。」


當Misha靠近到擋住窗外的光,Castiel只好(無奈地)給予對方一點點他想要的注意。


「我的弟弟在溫習一堆垃圾,真可愛。薄荷巧克力?」Misha滿臉真誠笑容地遞上冰淇淋。


「……不用了謝謝。」


「說你很愛我。」


Castiel已經很習慣他兄長的突發性無理要求他人服從命令強迫症,以及間歇性嚴重跑題語無倫次。


在這種時候任何反抗、質疑或批評都是不智的,那只會激起他繼續挑戰的興趣。


「你是我哥,我當然很愛你。」Castiel很好地保持著標準撲克臉,視線堅定地停留在眼前正在書寫的筆記上。


Misha凝視著Castiel,笑容變得更加燦爛,幾乎閃耀著邪惡的光芒。


然後湊近,吻(或者應該說是咬)一下Castiel通紅的耳朵,才終於走出房間讓他安靜地看書。


「That’s sweet. 你最好洗一下不然會長螞蟻喔。」臨走時Misha說。


Castiel皺著眉摸了摸沾上冰淇淋的左耳。


「長你這隻螞蟻!」






 +=+=+=+=+=+=+






2.


「後園有隻小馬。」


「什麼?」


八歲的小Misha覺得這要不是一個質素太低的玩笑,就是他弟弟笨到相信自己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我說,我們家後園有隻小馬。」


Misha若有所思地沈默了幾秒,決定不說出「Casty,那是你腦內的imaginaryfriend.」的殘酷事實。


「在哪裡?」


當他體貼地配合弟弟的幻想遊戲,並思考著待會要怎樣問Castiel在學校被誰欺負或者是不是交不到朋友,Misha覺得自己真是一個負責任的好哥哥。


事實上他覺得自己簡直是優秀的人類。


直至小Castiel牽著他的手走到後園,指著那匹淺金色鬃毛的小馬。


「吶,那裡!」


「……………………Wow.」


這位突如其來出現的動物朋友,為Misha和Castiel帶來無限煩惱。


「小馬吃什麼?」Castiel歪著頭問哥哥。


「飼草…之類吧,Bobby叔的農場應該有。我們今晚溜進去……」Misha興奮地開始計劃著:「然後也能順便弄來些胡蘿蔔什麼的。」


「偷東西是不對的!」Castiel的道德水平明顯比大他三歲的哥哥要高。


「我們沒錢給牠買吃的!」Misha嚴肅而肯定地說。


「可是……」


的確,Collins媽媽光養他們兩個就很吃力了,這個單親家庭沒有多餘的錢養任何寵物。


「Casty,首先我們沒有錢買食物給小馬,這樣牠可能會餓死。」


Misha認真地雙手搭在Castiel的肩上……


「好吧,你想小馬很痛苦地餓肚子,還是我們去Bobby叔那裡『借』些他根本不會介意少了那麼一點點的飼草……


還是我把你賣掉賺錢買食物給它?」


Castiel吃驚地抬頭看著哥哥,圓滾滾的藍眼睛盛滿淚水。


「Misha…別把我賣掉……」


整個下午,他們用在建築工鄰居那裡找到的木材、鐵枝,以及家裡的舊窗簾舊被單等為小馬搭了個簡單的窩。


「下雨怎麼辦?」Castiel擔心地看著乖巧地走進新家的小馬。


「嗯………到時候再說吧~!」


漫長的一天結束,Misha幾乎一碰到床就睡著了。


幾乎。


那是指如果睡在下層床的弟弟肯閉嘴的話。


「可不可以告訴媽媽?」Castiel輕聲地問。


「不,她會把牠賣掉。Casty,睡吧。」


「可不可以告訴Gabe哥哥?」


「……不。」


「為什麼?」


「他會把牠偷走。」


「為什麼?」


「Casty,睡覺!」


「……好吧…………………」


「很好。」


「………可不可以告訴Bobby叔?」


「……………………………#」


「Misha?」


「……………………………………………」


「哥?」






+=+=+=+=+=+=+ 




3.


Misha曾經有感而發:


「我們長得一模一樣真是很奇妙。」


「……可能因為我們是兄弟?」


Castiel倒是覺得,兩個人的樣子如此相似、性格南轅北轍,卻能和平共處廿幾年,這一點才比較不可思議。


Misha很好地忽視了弟弟的的反問,一臉認真地繼續自說自話。


「Casty,有時候我看著你,我不禁會想──」


「?」Castiel將腦袋微微歪向一邊,等待對方說下去。


笑意自Misha的嘴角蔓延。


「……我實在長得滿好看。」






+=+=+=+=+=+=+




 


4.


三歲生日那一年,他很想很想有一個弟弟。


於是他得到了一個弟弟。


八歲的生日,他許願想要一隻小馬。


於是出現了一隻小馬。


十七歲時,他想換一個比較漂亮的家。


於是原本的家起火了。


二十六歲,他想征服全人類然後佔領整個地球。


雲端,偷偷地暗戀著某個人類的命運之神感到很頭痛。


後來。


有了Twitter。






+=+=+=+=+=+=+




5.


早晨。


鬧鐘響起。


小Misha和小小Castiel醒來,他們都想繼續賴床一下下。


再睡一下不會遲到的。


放在書桌上的鬧鐘繼續吵個不停,Castiel知道他必須乖乖起床,走到房間另一邊按停它。


因為他肯定Misha寧願躲進枕頭下被窩裡,也絕不願放棄那幾分鐘的賴床時間。


『Misha總是這樣……』Castiel在心裡發出了小小的抱怨。


等一下。


「總是」、「絕對」、「肯定」這類詞語並不適用於Collins家。


這裡沒有不可能的事,只有你想像不到的事。


               ──這一點,Castiel後來才察覺到。


所以那天,當Misha一反常態地爬下床去拍停鬧鐘,站在狹小睡房中央伸了個懶腰,然後拉開窗簾再有點興奮地飛撲抱住仍然睡眼惺忪地坐在床上的弟弟親一下臉頰說了聲「生日快樂!」的時候……………


…………Castiel先是以為自己還在做夢(因為這樣的情節完全不合理),接著他感到驚訝(甚至覺得這個Misha絕對是假的)。


然後,有那麼一秒,他真的相信了那天是自己的生日。


Castiel在幾秒間緩慢地清醒過來,看看牆上的月曆,又看看Misha。


「謝謝,可是……」Castiel莫名地有點不好意思。「……可是今天不是我生日。」


「你在說什麼?這怎可能!」Misha反駁。一副「Casty你怎可能比我更清楚你自己什麼時候生日」的樣子。


「Misha…我生日在七月──」


「NO!你的生日是星期四!」


嗯,很好,今天是星期四沒錯。


Castiel腦內湧出許多問題,例如,原來自己的生日是星期四?


還有,生日不是一年才有一次的嗎?


還有,要是所有星期四都是他的生日,那為什麼上星期和上上星期和上上上星期都沒有人給他慶祝?


還有,Misha的生日又是星期幾?……之類。


結果,他問的卻是:「你怎知道?」


Misha說有天上課的時候他無聊,於是在想為什麼弟弟會有這種奇怪名字,後來問了媽媽,她說Castiel是掌管星期四的天使,弟弟出生是星期四,而他就像天使一樣又漂亮又美好。


「哈哈,星期四的小天使喔!」Misha笑著吃完盤子裡的煎蛋,似乎比「生日」的弟弟更加「快樂」。


「Misha!別說了!」Castiel紅著臉趕快消滅自己那一份早餐,希望Misha快點對取笑他的名字失去興趣。


但那不是容易的事。


「我愛星期四。」


「沒有人喜歡星期四。」Castiel差點學Gabe哥哥那樣翻個白眼表示他們應該換換話題了。


「我不是沒有人。」


「對,沒有人不是Misha Collins,所有人都是。」其實Castiel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不過Misha似乎有聽懂,而且不太同意。


「所有人都是我的話天下就太平了!」


Castiel難以想像一個「所有人都是Misha」的星球………………………


──那有可能是一支企圖征服宇宙的軍隊。


──哥斯拉可能是他們發明的。


太可怕了。


放學後Misha用自己的零錢給Castiel買了顆糖果。


「我喜歡星期四,我們應該慶祝星期四!」他說。


(同樣語氣,一般小孩的說法大概是:「我喜歡聖誕節,我最喜歡慶祝聖誕節了!」)


嗯。其實Misha星人也不算太壞。小Castiel想。






+=+=+=+=+=+=+




6.


自從換了座位,班主任很滿意地發現Balthazar每天都來上課。


雖然他還是會遲到。


Castiel皺起眉頭看著他的新同桌第三節課才悠閒地走進課室。


「Balthazar你這星期再遲到一天就會被記過的!」他輕聲責備。


「喔喔Cassie沒見一個早上你就這麼想念我。」


翌日,Balthazar準時在鐘聲響起前一秒踏入校園。


「早安,親愛的。」


在Castiel來得及對那過於甜膩的稱呼作出反應前,他迅速在對方額角落下一個吻。


眾人譁然。


Misha罕有地親自來接弟弟放學,Castiel收拾東西下課時看到站在課室外的身影,總覺得那個滿臉笑容、開盡十萬伏特似乎要電暈所有路人的Misha有點異樣。


果然在回家的半路中途他就發作了。


先不管Misha從什麼途徑知道早上發生的事情,他消息一向無比靈通,但Castiel有點驚訝他知道許多有關Balthazar的事。


「我真不懂你們現在這些中學生究竟都在想什麼──」


Misha這樣開頭。


Castiel想提醒Misha他自己也是個中學生,卻找不到插嘴的空隙。


然後他哥從「那住在高級住宅區的混蛋小子有著扭曲的偷竊嗜好」開始,直到他們踏進家門,一句「別跟他走太近」為這段說教畫上完美的句號。


「可是,Misha,我們根本沒什麼能讓人偷的。」


而且Balthazar是個很好的朋友,還會教Castiel做難懂的物理科功課,Castiel很喜歡他。


「不,我們有。」


Misha看了Castiel一眼,又轉身出門。


今天他也要去打工,如果沒有等待Castiel一起走回家,時間會更充裕。


──不,我們有。


Castiel記得上次Misha露出類似的失落表情,是很久以前,他們發現小馬消失的那天。


只是剛才的更為深刻。


Castiel不知道為什麼。


他們家裡明明已經再沒有小馬了。






+=+=+=+=+=+=+




7.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對兄妹,哥哥叫Misha,妹妹叫Castiel──


「Misha,我不是女生。」


但這裡寫著「妹妹」。


(Misha聳肩。)


「怎麼會……讓我看看,我要讀…」


不,今天明明輪到我講。


……好吧,有一對兄弟,弟弟叫Castiel。


哥哥?


等一下,這剛才不是說過了,哥哥當然叫Misha,你有沒有好好的聽啊?


「Misha…」


好了好了。


Misha和Castiel家裡很窮,爸爸某天出去工作之後就沒有再回來,而媽媽讓一個長著藍鬍子的俄羅斯男人住進了他們的家。


(Misha瞥一瞥Castiel,後者只是安靜地側躺在床上聽故事。)


那男人是個混蛋,而且──


「為什麼是藍鬍子?」


(Castiel皺起眉頭,他覺得很久很久以前還沒有把頭髮…或鬍子染色的產品。)


(Misha在弟弟的伸論開始前趕緊繼續說下去。)


──那男人是個混蛋,而且憎恨Misha和Castiel兩兄弟。


他會趁媽媽看不見的時候打他們,又在媽媽面前說很多他們的壞話。


「媽媽不會相信他的,對嗎?」


很不幸地,人一旦墜入愛河通常就會變得盲目,嗯,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喔……」


(Castiel失落地抱緊了被子。)


呃……好吧,不是字面上的意思,她仍然很好地眨著那雙漂亮而溫柔的藍眼睛。


可是,Misha和Castiel受到後父的百般欺凌,決定離家出走。


「那媽媽怎麼辦?!」


她會沒事的。


「……可是我不想丟下媽媽離家出走……」


咳,事實上……是這樣的,那個藍鬍子混蛋跟媽媽說,孩子們已經長大了,要學習獨立生活,所以我們一定能離開。


「可是!!」


Casty!! 你再這樣故事就沒辦法繼續下去了!


(Castiel只好忿忿地合上嘴巴。)


唉。


好吧,其實他們兩個都不是真的那麼想走啦……所以他們一邊往森林裡走,一邊在沿路丟下一些麵包碎餅乾碎水果核──


「亂拋垃圾是不對的!等一下,森林?我以為我們家是在──」


──作為回家路線的記號。


「可是那些東西很快就會被昆蟲撿走吧?像螞蟻──」


──是鳥,被鳥吃掉了。


「但也可能是昆蟲。總之我不懂,最初就不需要那樣做。」


我也很好奇到底什麼人、要笨到哪種地步才能想出這種點子,反正那肯定不是我……們想出來的。


無論如何,他們走著走著,感到有點餓,突然眼前出現一片漂亮的草坪,黃昏的陽光照在上面猶如一層金黃的楓蜜,而不遠處有一間用榚點和糖果型砌成的小屋。


那間鬼東西沒被動物吃掉,完完整整地立在那裡真是很神奇。


所以那些食物要不就是假的,要不加了整噸防腐劑,要不就是有毒。


無論如何,房子的主人絕對是個病態的糖果控。


「你是不是在說Gabe哥哥?」


Casty你不能這樣快就劇透的!這樣就沒驚喜啦。


那間屋據說屬於住在這森林裡的巫婆。


(Castiel打了個呵欠,Misha提議明晚繼續,但Castiel堅持要聽下去。)


不過,單純的兩兄弟(?)還是被食物引誘過去了。


他們正要掰下牆上的部份曲奇,卻聽到一聲鬼叫從後方傳來。


『嘿!!你們這兩隻小小的S.O.B.s你以為自己在幹嗎!!給我停──』


在糖果屋的主人來得及說完整句之前,Misha已經一下用力把手上那塊巨型曲奇給扯出來了。


那塊曲奇附近的「餅牆」跟著裂開。


──咔……咔喀……


他們呆呆地看著裂痕迅速蔓延至屋簷。


────咔喀咔喀咔喀咔喀咔喀咔喀喀咔喀……


糖果屋『轟!!』的一聲倒塌了。


空氣中瞬間充滿了混合著餅乾碎和糖粉的甜味。


而剛才站不穩的Castiel則跌坐在身後的大型紙杯蛋糕上,沾滿整身奶油。


『老兄,不是吧?你住在這種危樓裡多久了?』


Misha一臉同情,拍拍身上的餅乾碎,好整以暇地咬了一口手上的曲奇。


『嗚…好難吃……』於是又吐了出來。


對方沒好氣地向他們翻個白眼,舉起右手打了一下響指────


(Misha聽到Castiel平穩的呼吸聲,抬起頭,微笑。)


───然後他們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他合上書,站起來關掉泛黃的床頭燈,在弟弟的額上印下一個good-night-kiss.)


晚安。






+=+=+=+=+=+=+




8.


他甚至無法走到睡房。


因為沙發比較近,他就倒在沙發上。


沒人在家。


他已經處於半睡狀態,腦袋卻仍然不聽話地繼續運作。


好辛苦。


他下意識伸手摸一下額頭,像媽媽或Misha在他生病時所做的那樣。


好像有點發燒了,他想。


雖然那只是他的假設。事實上,他的意識過於模糊,在手覆上額頭那一刻已經忘了為什麼一開始要這樣做。


那只是個慣性動作。


縱使如此,他還是努力地回想今天是星期幾,繼而清晰地記得Misha今天下午有兼職,幾小時內都不會回來。


好熱,他伸手胡亂地把領口扯開一些,又覺得好冷。


因為鼻塞而呼吸困難,其他感官亦變得有點遲鈍。


大腦叫囂著,使喚身體前往廚房拿一杯水喝,身體卻沈甸甸地側躺在沙發上動也不能動。


會不會就這樣死掉都沒有人知道?


消極的想法一閃即逝,大概是因為他根本沒有餘力去處理一切令他想哭的情緒。


他疲累、低落而痛苦地吁出一口氣,又因為頭暈而終於閉上眼睛。


然後他開始做夢。


先是鎖匙碰撞的金屬聲。隔一會兒,來人終於走到身邊。


「Hey sweetie how are you…」


Misha放了些什麼在小茶几上,又蹲下撫上Castiel發燙的前額,用近乎自言自語的聲線說了點什麼,Castiel聽不清楚。


「來……」


Misha扶起不太清醒的Casitel,而後者開口想說些什麼。


(Misha…)


卻終於只是緊抓著對方的衣角乾嘔起來。


「沒吃午餐?」Misha問,絲毫不閃避,反而緊緊摟著他。


Castiel忘記自己有沒有搖頭,他看不到Misha的表情,無法得知對方究竟是關心還是懊惱比較多,但怎樣也好,他現在極度很需要這個擁抱。


稍微平復後,Castiel坐起來,頭枕在他的頸窩,小口小口地啜飲他遞來的水。


喝了半杯,Misha把Castiel架起來走向睡房,他像一隻乖巧的小兔子任人擺佈。


Misha把Castiel緩慢而小心地安置在床上──他沒忘記上次從誰誰的派對把醉醺醺的Castiel扛回來時,一時手滑讓他撞到床頭板、額角起包,腫了一星期。


想到這裡,Misha伸手摸摸Castiel泛起一層薄汗的髮際,彎身印上一個輕吻。


「我去給你拿塊毛巾,把水也拿進來。」


Castiel覺得整件事都不對勁,首先是Misha不會在家。


(Misha… 如果只有痛苦的部分是真實的,怎麼辦……)


他眨眨乾澀的眼睛,感到腦袋更熱了。


而Misha發現,要是Castiel繼續扯著他衣角,他根本走不出房門。


「Casty…」


他才開了個頭,Castiel已經放開了手。


大概,生病的人都特別愛撒嬌,至少Misha不否認自己也是這類人。


但弟弟在某種意義上相當倔強,因此就算身處這種撒一下嬌也沒關係的情況,仍然在無意識地克制自己的任性。


於是他坐回床邊。


「感覺怎樣?要去醫院嗎?」


Castiel依舊沒有回話,也沒有表情,維持著側躺的姿勢,左手再次抓住已經皺成一團的衣角。


他們安靜地呆了一會,直至Misha悄悄從疑似睡著了的弟弟手中溜走,回來時他看到Castiel醒了過來,並低落地縮成一團。


「好吧隨便你喜歡捏皺些什麼就什麼…」Misha坐回剛才的位置,內心感嘆著為什麼Castiel撒嬌的方式總是那麼詭異。


「……」


「嗯?」


「抱…」


當然也有不詭異的。也許。


Castiel縮在Misha懷裡,身上的薄毛毯軟綿綿的,他忍不住蹭了幾下。


Misha倒忍住了把那蓬亂髮用力揉得更亂的衝動。病好了再欺負,他想。


「Misha…上班……?」


「今早看你有點生病就請了假。現在,睡。」


「嗯……」Castiel聽話地閉上眼。


然後又睜開眼。


「媽媽她……」


「要是她今早沒發現她待會回來就會發現的。」Misha嘆一口氣,再說一次:「Casty,休息。」


「嗯……………………」


「Misha…」


「……………………」


「Misha?」


「…………………………」


Castiel微微抬頭,看見Misha閉著眼睛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於是他又蹭回胸膛前那個比較舒服的位置。


Collins女士回到家看到的就是這個情景。


她微笑,知道幾天後Misha會一邊打噴嚏一邊抱怨弟弟總是把感冒菌傳染給他。






( TBC?)






=+=+=+=+=+=+=


非常舊的舊坑(笑)

关于双R

罅隙:

这是个致郁的拉郎,无论如何这俩在一起我总觉得都不太可能HE。


这两位都太过破碎,即使在一起互相支撑也不过是饮鸩止渴,因为他们都明白彼此都无法做对方的救世主,也许他们能从对方身上得到微不足道的温暖,但那也无法支持他们渡过世间这片苦海。


也许会不由自主的沉沦在肉体绞缠时的温暖闭上眼睛假装世间只剩彼此,但是相拥之后必定的更加透显出内心的空洞和苍白。


只有足够多的爱才能弥补这两位心灵上的伤口,然而他俩被压抑的已经那么久,久到任何爱与希望都慢慢湮灭成灰。当然他们并不是心里没有爱,只是这爱连自救都不够,又如何去拯救彼此?


或许在鼓励下又或者某种契机下,他们会将自己仅剩的爱捧在手心颤巍巍的奉给对方,可那又怎样呢?他们所渴求的都比他们能给的多得多。


在发现彼此就算相爱又能怎样呢?给不了对方想要的,也无法满足自己的欲望,结局只能更加绝望和痛苦吧。


 


所以我觉得布兰登或许还有救,如果他遇见可以包容他的人之后,可能在他真正的被什么人吸引之后。然而对于布鲁斯,他的救赎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就死了。他能做的就是假装它还拥有这些。但是有些东西失去就是失去了,再也弥合不了,更何况这些东西是布鲁斯自己有意无意中舍弃的——因为那让他痛苦难当。


 


污垢的结局对我而言反而觉得是对布鲁斯的一种怜悯,就算自杀的人无法进入上帝的花园,但他至少是脱离了人世这片苦海。相对而言羞耻的导演就显得太过冷酷,强烈的情感被日常的面具继续掩盖,布兰登的痛苦无人可见。


 


无论如何脑补这两位都不会有啥好结局,最好的也不过是相忘于江湖,最差的也是可以预见的天人相隔。


但是不管怎么脑补有一点是不变的情节,那就是两个人都害怕说爱。


曾经脑补过他们互相小心翼翼的试探想要拉近彼此的距离,然而却因为太过彼此都无法诚实的说出自己真正的感受而相互错过,可以确定自己的感情却无法确定对方的感情,即使紧拥着也无法满足,只能用力的抓紧再抓紧对方,直到彼此都无法承受。


他俩像是两面破损的镜子,各自都在对方的镜子中看到支离破碎的自己。就算是想互相修补也不知从何下手。


布兰登选择了转过身再也不看镜子里的自己,而布鲁斯则无法忍受镜子里那个愈加破碎的自己,最终选择了和电影中一样的结局。


 


………………简而言之只是这点脑补就把自己虐到心塞。我觉得我就算是萌双R也不会想去动手写什么相关的同人。No zuo No die还是一句充满智慧的警句的。ㄟ( ▔, ▔ )ㄏ 


 



Slash(英语同人)常用标签及缩写释义

轮轮轮轮轮【没有奸。:

Reeno屯文粮仓:



清晰表格版本请务必移步博客戳我


ABO:Alpha,Beta,Omega世界观。近期十分惹火的题材。


Angst:焦虑。


Archive:文库,比方FanFiction,LJ,AO3之类。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同样的角色不同的人生之类,也可参考Marvel的世界观。


B&D:Bondage and Domination.双方协议下的束缚与支配。类似主仆。


BDSM:包含SM和BD关系,双方协议下。


Beta:洋妞写文时候帮助校对的;或是译文时帮助主译校对的好基友。


Beta reader:试阅基友。


Bondage:捆绑束缚。


Canon:原著内容。


Challenge:主题挑战:比方发布某个词、短场景,同好进行衍生创作的活动。近期使用Kink比较多。


Character Death:主要角色死亡。


Citrus:只有亲吻情节的浪漫小说。


Crossover:不同作品角色混合同人。随缘居的MI4区有一大堆JR水仙混同,可以去看看。近期的妇联MI4混同也很多。


D/S:Sexual dominance and submission.性上的支配与服从。Domsub世界观常见。


Discipline:训诫文。通过体罚(不会是对肉体造成实质伤害的)来帮助人物渡过难关或解决问题。


Disclaimer:申明。国外同人写手写文前的弃权申明、同人版权要求等等。


Disturbing Content:可能出现让人难受的情节。


Drabble:精确100字短篇。百字文。


EP:片段、集数。影集中的其中一段讨论中的片段或集数。


F:Female。女性。


F/F:蕾丝关系。


Fandom:影迷。


Fanfic:同人小说。


Fanon:非原著内容,但因为流通量过广而被误以为是原著内容。参见晋江库洛洛名言: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以及斯内普是德拉科的教父设定。


Feedback:看完作品后读者对作者的回应。


Femslash:蕾丝文。


Gen:常规作品,不涉及同性关系和激烈场景描述的文,只有常规的BG情感。


Het:异性恋爱情和成人向关系。


Humor:幽默。


Hurt/Comfort:伤害/安慰。


Incest:乱伦。


Kink:梗。


Kink Meme:围绕着小黄梗展开的讨论和衍生,参与者多半匿名。


Lemon:形象的性场景描写。


M:Male。男性。


M/M:男男关系。基情。


Male Pregnancy:Mpreg,男性生子。由于ABO的走红所以现在这个也挺火的。


Mary Sue:玛丽苏。


Missing Scene:在原著中某两个片段当中缺失时段的脑补。


Multiple o Multi:Multiple partners,多重配对。


Mythology:神话故事。


Non-consensual:NC。非建立在双方同意情况下成立的关系。


NC-17:18禁。


OC:原创角色。OMC原创男性角色,OFC原创女性角色。水准不好的作者很容易炸出玛丽苏来。


OOC:原角色性格崩毁。国内低龄写手常干的事儿,绿JJ一抓一大片儿。有些情绪强烈的作品也常常会让作者把握不住而造成OOC。


Parody:搞笑。


Poetry or Filk:诗歌体裁。


Pre-Slash:故事主角未产生爱情前的情节。


PWP:Plot,What Plot?无意义的。单纯床戏。


Rape/Non-Con:强暴情节,非自愿行为。如果BDSM或者BD/SM中的协议失效,或者根本无协议,就是强暴情节。


Romance:浪漫情节。


RPS:Real Person Slash真人同人,不是很多。


Schmoop:小甜文。


Slash:斜杠。指代CP中间那个斜杠杠,代指同性关系的同人文。


Smut:色情。


Songfic:以歌词出发的小说。


Spoiler:以最近在播放的剧集中的事件为题材的同人文。(特殊的集数通常会被指出)


Squick:可能导致某些人恶心的场景,通常是性场景。


Suicidal Themes:自杀倾向。


The Sentinel:哨兵。是一部电视剧的名称,现在发展成了一个非常热闹的AU世界观。


Threesome:3P。


TMI:Too Much Information。信息过载,通常指性信息。


Torture:折磨。


Unclassified:未分类。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欲求不满引起的紧张情绪。


Verse:世界观。


Vignette:超级短文。


Violence:暴力。


WIP:Work In Progress。连载中。


YAOI:动漫同人。日系的较多,那种很娘的小受什么的。


YURI:动漫同人。蕾丝关系。


Zine:杂志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