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öbius

【米英】念着你的好

(☆_☆)

----秋濑或:

念着你的好




CP:米英ONLY




我念着你的好,从十七世纪就开始了。


当你踏上这片一无所有的土地,拨开杂乱的野草,找到那个幼小的我时,你粗粗的眉毛和比草地还要碧绿的眼睛,便深深凝刻在那一年的夏天。


那一年的夏天,是绿色的啊。


我念着你的好,你牵着我小小的手,宽大的手温暖的包裹着我的手掌,你细长的手臂支撑着我,紧紧的抱着我,你没有坚实的肌肉,但我认为那是我曾感受到的最温暖的怀抱。你翡翠石的眼睛那满怀的温暖,你对我永远的笑脸,永远舒展着的粗眉毛。那种让我温暖的味道。那时候的我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感情。


那是亲情,是被创伤后再次得到的温暖。


当我玩累了,躺在草地上就直接睡着了。但当我醒来,总盖有一件有你味道的外套。厨艺不精的你,为了让我好好吃饭,总是扎在厨房里。


我念着你的好,我总是把那一块不怎么好吃的黑色碳合物吞下去。看着你的笑颜,我再一次的闻到了那股味道。


我念着你的好,我好好的穿着你送给我的西装,我好好保存着你亲手制作的木头士兵。


我念着你的好,我认为我只要乖顺着听你的话,你就会幸福。


当我看到独自一人的你,紧紧的捂着伤口,躲在黑暗的角落里上药;当我看见你激烈的与法|国争论,气到直接把铅笔折断;当我看见开完会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这个家,直接倒在沙发上睡着,年幼的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要长大,我要变得足够强大,走在你的前面,为你遮下一片天空,为了让你幸福的陪伴在我的身边。


但是还是太单纯了啊,阿尔弗雷德。


当我尝试着从他身后悄悄的探出头,却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不是永远弥漫着花香和红茶香味的美洲大陆,那么黑暗的,充满战争硝烟的世界,我感受着那种寒意,颤抖着的手捂住双眼,想:英|国一直都是这么坚持下来的吗?


在这么残酷的世界中的他,就由我来守护。


我念着你的好,所以我要保护你。


我渐渐长大,看着你对我表情,依旧是那样兄长对弟弟的溺爱的温柔。


我不满,我已经长得比你还要高了。


为什么,不能以正视一个国家来看我?!


你依旧不让我放手去管理国家,你还当我是个小孩子吗?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独立?


那一天,你第一次没有对我舒缓着你的眉毛。


“我只是为了保护你啊英国,我为什么要背叛你?”


“不,不。”


素白的白瓷杯在甲板上摔得粉碎,浅褐色的红茶从杯中溅出,落入了蓝色的海。


那一天,是1773年12月16日。


1775独立战争。


那是寒冷的冬天,我们没有足够的物资。


我带着年轻的小伙们就躺在草地上,望着漆黑的天空,这里是连星星都不愿驻留的地方。从北冰洋吹来的冬季风让我们浑身打寒颤。


冬天的草无比干枯,没有青涩的香味。


我突然想起了你的好,想起了那一年你披在我身上的外套,我的身体似乎变得暖和了一些,我就这样怀抱着温暖回忆,缓缓闭上了眼。


第二天,当我醒来时,他们都被冻死了。


---------


1783年,独立战争结束。


这份自由,是我和人民用血和泪换来的。当我满心欢喜的时候,你却又一次被卷进了战争中。


我去帮助你,你却每一次都毫不领情的回绝了我,冰冷的目光,紧皱的眉毛,让我几乎想要放弃一次又一次的吃闭门羹。


但我念着你的好,我不会放弃。每一次装作轻松的去找到你,又一次灰心的回来。


每一次在世界会议上,看着你的背影,我心中似乎有什么感情在发酵,不对,应该是在很久很久之前自己就埋下的种子。


那一次,我终于突破了你的重重防锁,冲上战场紧紧的抱住了就要摔倒的你。


 


“呀,这一次还真是好好揍了那家伙一次呢。”我一边缠着绷带,一边忍住刺痛装作轻松的说道。


我本以为这一次又是以我开头,又以我结束的沉默。


“对啊,这次真是感谢了。”他抬头看着震惊的我,露出了我一直期待看到的肯定的表情。


“英、英|国,你承认我了吗?”我想我真是太兴奋了变得结巴了。


“飞吧。”他抚摸这我浅金色的头发,起身在我耳边叹道。


 


我念着你的好,我在战场上总是会祝你一臂之力。


我念着你的好,我总是在会议上把我边上那个位置留给你。


我念着你的好,总是在圣诞节那一天偷偷飞到伦敦给你一个惊喜。


我念着你的好,我总是把仓库打扫的干干净净。


我念着你的好,我总是当着“世界的hero”为你拦下种种麻烦。


我念着你的好,你是否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笨蛋。”


END

评论

热度(14)

  1. Möbius加州苏或 转载了此文字
    (☆_☆)
  2. 水仙已乘鲤鱼去加州苏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