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öbius

Toronto(预告版)

亚莲831:

背景:美国第二次独立战争
人物:阿尔弗雷德,亚瑟,马修,约克(多伦多)拟人
备注:再一次历史梗嗯……要说为什么常常写历史梗……嗯OJZ……其实我也想写原创梗啊OJZ





——————————正文——————————



【断裂的时间重启指针,融归洪流。日后种种,皆始于此次初逢】


恍惚跨时空对视的不自然让素来温柔纤弱的少年紧皱眉头,忧心忡忡。
“真是……孽缘……”


【比起我,你更像那个人】


黑色手套包裹的修长手指,为笔挺西装衬出的高雅气质,阳光下金光熠熠的清爽发丝……沉醉于海洋霸主荣光之中的男人眼神晦暗,英俊的脸上浮现苍白的病态笑意。
“美国是失败的‘约克’,而你……可别让我失望了。”


【THE MEN SHOULD BROTHERS BE,AND FORM ONE FAMILY ,THE WIDE WORLD OVER】


“你以为他爱你?”深蓝的戎装,是冷月云畔的颜色。
他覆手把年轻的城镇掠夺倾灭,任无数悲吟刺透嘶吐火舌的滚滚浓烟向上帝索要判决。
眼底残光映血。
“愚蠢透顶。”


【还真是堕落成了一个不得了的野蛮人】


盛夏夜风携来深海的冰冷水雾,弥漫酝散。
他伫立在战火浮掠的圣劳伦斯海岸边沿,虔诚回顾彼岸孩童清亮的崇拜唱诗,向远方某位神明无尽祷告忏悔。
神色静穆无澜。
海浪簇拥泡沫在撞击中破裂,平静浩渺的海洋某处,抑或正激荡着死亡的残暴。
无声——从不代表安宁。


【蛰眠幽远深处的怪物,睁开了眼】


“续演当初未尽的腥雨。做好准备了么?”
他取出怀表确定了时间,接着将表阖好并放在地图上,用指尖推出一段距离。
圆润泛光的精致表身覆盖着名字——华盛顿。


【如果这是你想得到的】


“稍许品尝下如何?”为怒意煮沸的血液滚烫在喉,灼烧他的眼;踏过一地粉碎狼藉,他声音喑哑黯淡,吐字却发狠的清晰,“感激你那可笑自大的,我的回礼——”


【就得付出代价】


华盛顿陷落火海,总统府邸也夷为灰烬,嘶鸣哭喊混杂不清。楼宇倾塌的轰响真切得就像他们在耳膜上咆哮!
捂住似要碎裂的胸腔死咬牙床让自己不至于昏厥过去。心脏被火刑拷问的感受比但丁形容的还要更叫人发狂。
夏末的炽烈空气席卷噬干,嚣张地添柴助兴,整个快把烈火焚烧至肺部。


分崩离析的痛楚甘甜地泛着腥味儿,连接着你我浴血狰狞的灵魂——
简直绝妙至极。


【虚情假意对替代品说着“爱”,滑稽可笑的嘴脸】


承认如何?
你痛恨着这个依然被你最为亲爱的我的事实。
看清楚如何?
不会有人能取代我。绝不会。


【可还要坚持?】


赤手将烧的通红的烙铁熨烫在你裸露的皮肤,刺鼻熏臭。
既已无法辨认这份蚀人心志的炙热,到底把谁的血肉销得更深
既然两者皆不会因此毁灭


【我究竟……还在从你那寻求什么?】




如果能单纯厌恶你该多好




我也想要自由,想从对你的执着中得以解脱




与你不同,兄弟。我不会背叛他




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


沉沉云翳后的满月洒着焱焱光华登顶天穹,寻着逆风坠入他苍翠的眼。
流光夺目。
彼时刻薄轻蔑的神情为月色晕染模糊。
厌世疲惫的面容恍惚正直且情长,妥协的凝目宣誓坚定。




“阿尔弗雷德。你我就此,再不相干。”








战后之雨涤荡你的扭曲,他的自负
相望的视线终从时空错位中拉回




若有一日旧尘弥尽
撕裂的天空再度拥会
可将应允?
回首那日——



【会聚之地】(注)







——END——

注:Toronto,1793年8月27日建立时英国把多伦多市名为“约克”(York),为上加拿大首都。1812年战争期间,美国占领了约克,并进行大肆抢掠,这使得英国非常恼怒。英军大举反攻,一路打到华盛顿,并放火烧了今天的“白宫”。白宫为了掩盖火烧后的痕迹,随后涂成了白色,即得名白宫。战后,约克开始扩张,新上任的市长把约克改名多伦多,在当地印地安语里的意思是“会聚的地方”

评论

热度(11)

  1. Möbius亚莲831 转载了此文字